诚信信息港

首页 > 育儿 > 故宫六年累计接待1亿人次

故宫六年累计接待1亿人次

诚信信息港 2019-02-17 16:46:36 编辑:师洋 点击:95522
字号:T|T

几乎与此同时,石暴手中的陌刀猛然间向着怪鱼身体的侧面一拨。“确实,之前有个人来不及躲闪,直接被劈的血肉模糊,双方根本就差太远了!”一会儿是娉婷婉约的鱼欣儿倚窗而立。

与此同时,石暴肚腹之中的怒吼轰鸣之声却是变得愈加猛烈了起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这些天骄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都不负天骄之名啊!”

  医保目录的更迭,关乎亿万参保者的福祉。

  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医保谈判、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2018年以来,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药品降价。

  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指出,我国将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把更多救命救急的抗癌药等药品纳入医保。这意味着,我国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建设进入加速期,人民群众有望收获更多的幸福感。

  抗癌药进医保,患者不再望“药”兴叹

  去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对抗癌药品的广泛关注。曾经,“一粒药”拖垮一个家庭,如今,抗癌药进入医保,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

  随着医改全面推进,降药价政策“组合拳”相继实施并取得实效,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将更多好药纳入医保成为惠及患者的关键环节。

  对于T790M型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疗效明显,但对安徽省的王先生而言,5万多元一盒的“天价”曾让他望“药”兴叹。经过国家医保谈判并纳入医保,药费负担大大减轻。

  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让患者享受到更多好药,又不让医保基金出现严重赤字,我国通过价格谈判来降低药价,将药价中不合理的部分挤掉。

  2018年10月,我国将包括奥希替尼在内的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医保支付标准较零售价平均降幅达56.7%。

  截至去年底,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按谈判价格采购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总量约为184万粒(片/支),采购总金额5.62亿元,与谈判前价格相比节省采购费用9.18亿元,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超过75%。

  满足百姓用药需求,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一次次成长”

  我国自2000年第一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制订以来,先后于2004年、2009年、2017年进行修订,药品覆盖范围不断增大。2017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发布时共包含2535个药品,修订过程中对儿童药、创新药、重大疾病治疗用药和民族药等四类临床用药予以重点支持。

  慢性病、恶性肿瘤发病率增高,罕见病患者持续增多……当前,我国人口疾病谱发生显著变化,与群众用药需求相比,国家医保目录的更新频率、目录比例和结构仍有较大的改善空间。如,2018年国家公布的首批121种罕见病目录内的多种疾病的患者急需治疗药物仍未被纳入医保;拥有17种适应症、治疗多种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全球药王”修美乐也在目录之外。

  去年5月,我国公布《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等121种罕见病被纳入其中。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奥巴捷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这也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治疗多发性硬化的首款口服型疾病修正治疗药物。

  “无论罕见病还是慢性病,给患者造成巨大经济负担的疾病就是大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说,生物制剂是目前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最有效的药物手段。患者如能得到及时和规范的治疗,就会最大限度地提高生活质量。应该利用医保机制来承担惠及更多患者的社会责任,发挥医保机制对全社会医学生态的科学导向作用,鼓励罕见病治疗药物研发,使基本药物目录与基本医保目录及其他相关制度合理衔接、联动。

  让更多好药进医保,动态调整机制是关键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境内外抗癌新药注册审批,组织专家遴选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完善进口政策,促进境外新药在境内同步上市。畅通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临时进口渠道。

  “对百姓而言,这是个极大利好。”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王波表示,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摸索建立动态调整的机制。要强化药物经济学的评价办法,实现临床推荐、行业协会与企业申请相结合的遴选办法,尽快拉近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和医药服务供给水平之间的差距。

  作为地方创新实践,部分省市医保把患者急需、极大改善患者及其家庭生存质量、疗效明确、临床必需的新药、好药纳入其中,取得良好的效益。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修美乐,在中国已经被列入山东青岛、广东深圳等8个省级、地市或单位系统的大病医保。

  王波认为,国家急需建立一个“做好药、得好报”的机制。未来国家医保目录覆盖范围应进一步扩大至更多领域,以实现“企业定时报批、医保定时评审、达到要求的定时更新”。随着我激励创新药研发、便利新药上市等系列措施的稳步推进,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才能加快面世。

  截至2018年12月1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总计接收并处理申请人沟通交流申请1500余个,其中抗肿瘤药物的申请600余个,国内药企创新药研发进度驶入快速道。

  今年,我国将取消部分进口药必须在境外上市后才可申请进口的申报要求,鼓励全球创新药品国内外同步研发,吸引更多癌症治疗药物在我国上市。在提升用药质量降低药品价格的同时,引导企业加大创新力度。(记者陈芳、张泉)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大汐之年,又称为大牺之年,届时又不知道有多少人类被惨遭屠戮了,老朽幼年之时,曾听老人说过,上一次大汐之年,大北野城地区人口骤减三成有余,足足过了一二十年之久,北野城才慢慢恢复了元气的。”六旬典当师说到这里之后,面色肃然,其站起身来用手指了指乌鱼珠,继续说道:何况无名本身就拥有霸体金身根本什么的不管,直接冲进去,很多闪电人的攻击无名都可以直接无视,直接一掌抓爆一个异种闪电人,随即直接吸收了它的能量,每吸收一个实力都会有点提升。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秦王孙,外表看似温柔儒雅,风度翩翩,却心机颇重。他虽然作为质子被扣赵国,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却巧妙地借用吕不韦之手一步步登上秦王宝座。

  该剧播出后,对于很多人拿《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做比较,茅子俊说二者其实风格完全不同。

  入行已经近十年的茅子俊坦言,其实自己早几年拍戏更多是为了“生活”DD从刚演戏就收获了一波粉丝,到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无戏可拍,一直把自己心态调整得很好的他,也不忘自我调侃,“其实那些都是虚的,我是个很善于开解的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担心《皓镧传》被拿来和《延禧攻略》做比较吗?

  茅子俊:《皓镧传》和《延禧攻略》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觉得于(正)老师的作品从来不会重复,因为他觉得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新京报:你入行到现在经历过所谓的低谷期吗?

  茅子俊: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差不多6个多月没戏拍,就会有一些着急。那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三年,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压力,主要是父母总说,你怎么还不去工作。

  新京报:所以你更享受不工作的状态?

  茅子俊:不不不,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比如我在横店每天5点钟起床,洗个澡6点半到化妆间开始化妆,晚上拍完戏收工,看会儿剧本睡觉。拍戏能够让我的作息变得正常,如果不拍戏,我可能就不知不觉到12点还没睡,是拍戏拯救了我的作息。

  新京报:现在的娱乐圈会有各种形式的出道,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涌入到这个行业里,你会觉得这是种压力吗?

  茅子俊: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因为我家没有电视机,我也不看电视,网上的信息也很少看。我知道某档选秀节目比较火,但,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吧。

  1 为赚零花钱大学抽空拍广告

  茅子俊从小就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一般回家先把作业做完,再去玩。”他学习一直很好,高中还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的“竞赛班”。“我不太偏科,各科成绩都差不多。就觉得把自己的功课做完,大家都省得麻烦,玩也玩得更痛快,所以也没人说让我怎么样,父母也不是特别管我。”

  因为身处“竞赛班”,所以在学习上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我当时在‘生化竞赛班’,是专攻生物跟化学的。特痛苦,因为每个人哪怕是下课时间,都是在座位上做竞赛题,即便是上体育课,大部分同学会上到一半跑回教室做习题。”茅子俊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这些同窗,“大家成绩都特别好,如果我成绩不好,会觉得很丢脸。”

  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茅子俊从来都没有长远的规划,比如未来自己会做什么,“高中三年只是希望最后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以后干什么都没想过。”

  正因为高中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后,茅子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等到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晚上也不睡觉,就躲在厕所里补课,突击。”

  除了对未来没有规划,茅子俊对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从不规划,“我经常是把我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一个星期就花完了。”花完就跟同学们借,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和姐姐要。

  恰逢此时,有个朋友推荐茅子俊去拍广告,其实最开始茅子俊也没觉得自己能行,就是想赚点零花钱。“第一次是去安徽拍啤酒广告,大概给了我600多。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让你喝酒,这就是唯一的印象了。”后来,业务慢慢多起来,茅子俊经常偷偷出去拍广告,“晚上都是爬窗户回的寝室。”

  2 入行就和林心如演对手戏

  拍广告期间,茅子俊签约了经纪公司。某次,公司说横店要拍一部戏叫《美人心计》,需要一个长相帅气的皇帝,“他们问我能不能去,我说可以呀。”到了横店,见了副导演,“他看了一下,就说行,用他吧。”

  稀里糊涂进了影视圈的茅子俊最初也懵,之前拍广告的经验几乎全都用不上,“完全就是两个行业。”《美人心计》里,茅子俊总共有四场戏,一场是打戏,两场是和林心如的对手戏。“一上来,就让我拍打戏,我就胡乱打一气。”也正因《美人心计》,他结识了林心如。

  戏拍完了,茅子俊就回学校继续准备毕业论文,并且一如既往地拍着广告,“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外面拍广告。我是半夜12点跑回来,睡了几个小时换上学士服,去参加的毕业典礼。”

  后来,林心如的公司筹备《倾世皇妃》,“她说我可以来试试演她弟弟,我就来了北京。”茅子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从而签约了林心如的公司。2015年约满后,他转签了新公司,“我觉得换了一个新公司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你做演员,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要对自己负责,对你的粉丝负责。”

  3 曾接过一些“不太行”的戏

  刚开始拍戏时,茅子俊一直认为只要是演员,拍完一部戏就应该会有人喜欢,“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

  那会儿,茅子俊刚拍了《宫锁心玉》,“播出后确实还有挺多粉丝的,还收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让我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但是我当时没有概念啊,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火’。”

  在那之后他也拍了一些没有反响的电视剧,“我心态上还可以,也没什么落差,因为我觉得其实那都是虚的。我是一个挺能自我开解的人,非常能。”

  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炼,茅子俊自称现在对每一部戏的预判非常准,“有时候,我自己选的剧本和角色,想着一定能被大家喜欢,结果出来的确是。有时觉得这个角色演了还不如不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一切。”

  他承认,以前也接过一些自己觉得“不太行”的戏,“但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放飞自我一下挺好的。”

  比如《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的角色,就是他非常看好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前期温文儒雅,后期变得腹黑,是有转变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结果漠驼袋一阵四处乱飘,好悬没有从其嘴巴上脱落开来。无名就在客栈之中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周围许多的消息都落入他的耳中。无名没有任何耽搁,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法则,凝聚成法则符箓,一道一道的打入无名的身体之中,这些法则符箓和一般半圣来说,绝对粗大的能吓死人。